读张五常

 

    最近张五常似乎很热,有传说他已获诺贝尔奖提名,国内各城市纷纷邀请他去演讲,四月底他连续在国内五大城市演讲,最后一站是426日在深圳党校礼堂演讲。我和妻当晚匆匆赶去,但已经没有位置,据说每张票300元,而且早已卖完。只好在礼堂门外远远看了张五常一眼。在党校门外的道路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私家车,看样子前来听讲座的属于有一定地位的,似乎国内党政系统官员更加热衷于张。

    既然听不到张的讲座,回来就翻翻他的书吧,幸好去年10月妻买了一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张五常作品系列(第一辑)》共三册,分别为《学术上的老人与海》《凭阑集》《随意集》。

    这三本书还是让我大失所望,书中主要是收集了张为《壹周刊》写的散文,谈风花雪月的多,谈经济的少,总体感觉废话太多。

    整个三本书中我觉得只有谈及科斯的《我所知道的科斯》(《凭阑集》中)写的非常好,值得我们细细咀嚼。文中细谈了科斯思想的发展,他与科斯的交往,及在产权、合约等观点上的交流。

    科斯可以说是当代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91年他获诺贝尔奖,实是实至名归。

    我上学时,记得是92年在图书馆“无事乱翻书”时,曾看到一篇国内学者写的关于历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人的主要观点,当时对科斯的《公司的本质》以及《联邦传播委员会》中经济法学观点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观点至少影响了我对公司公司的边界、经济法学的看法。但当时所看到的都是一些表面,今天才从张五常的书看到他理论的起源及前后背景,如饮美酒,很是痛快。

    另外,张五常在书中其他的一些观点也有一些启发。

    1,他从产权的角度提出大陆应该全面实行私有化(《改革要从治本做起》)。这个观点好像国内的很多学者也在提,而且高层中似乎很有些争论。私有化是不是解决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我不敢苟同,也还没有想清楚。

    2,他提出“管制产生腐败”,他认为大陆要想减少腐败,就应该取消管制(《改革要从治本做起》)。此观点确实新颖,但我亦不敢苟同。

    3,他大力疾呼要大陆取消外汇管制,并认为取消外汇管制后,人民币一定会升值(《人民币需要贬值吗?》)。取消外管人民币会升值,这一点我认同,但我不同意立刻取消外汇管制的方式。所有改革都应是渐进式的,而非革命式的。

 

邹磊

20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