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黄仁宇



    黄仁宇的书我是读了好几本了,这个月读的是他的回忆录《黄河青山》。最早知道黄仁宇是97年,那时对明史略有兴趣,在北京街头看到一本《万历十五年》,很是高兴,竟一口气读完,后来又陆陆续续读了他的《中国大历史》、《关系千万重》。
    他的书有一多半我都看过了,说不出来为什么对他的书感兴趣,虽然他讲的是颇为深奥的带有经济学的历史学,但是读了却又较为引人入胜。
    读了《黄河青山》,深为他独特的历史观所折服,为他多年来艰苦的治学精神所感动。
    1,黄仁宇是艰苦多年终于获得全球认可的。有谁会想到黄仁宇曾在62岁时(79年)被纽普兹州立大学解聘,被解聘后,他不得不卖房子,领取失业救济金。但是他治学的精神不变,终于通过《万历十五年》一书一举成名。在他默默无名的时候,他敢于持有独特的历史观点(大历史观),曾被很多历史学权威所轻视,但是他执迷不悔。他敢于与英美的中国学权威费正清和李约瑟交流不同的观点。
    2,他的大历史观我是接受的,我觉得西学与中学的区别在于西学在于采用试验学的观点通过侧面分析全局,而中学多着眼于全局。应该通过各朝代不同的表象看到共同的根本的东西。他的所谓中国之所以难以富强,是因为缺乏数目字的管理的观点,我不敢苟同。不错,中国历朝历代是一直缺乏对数字的管理,但这并不是障碍中国发展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中国传统儒学对创新的否定,儒学是守成的和反创新的,凡是儒学昌盛的时期都是中国开始走向下坡路的先兆。
    3,黄先生曾在国民党的军队中作过事儿。他对毛蒋二人的评价也是独具特色的。他认为毛蒋二人有着具备互补的历史意义。

邹磊

2001年10月